<optgroup id="wskuq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wskuq"><small id="wskuq"></small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wskuq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wskuq"><small id="wskuq"></small></optgroup>
<code id="wskuq"><xmp id="wskuq">

歡迎您來【葫蘆島人才網_www.mscjlmetalworking.cn】

手機版
當前位置 首頁 > 職場薪聞 > 職業指導 > 薪酬福利 > 葫蘆島人才網—西雅圖大幅提升最低工資的啟示
葫蘆島人才網—西雅圖大幅提升最低工資的啟示
作者: 時間:2014-6-26 閱讀:855次

  西雅圖市長于六月初簽署了一項法案,把最低工資提升到一小時15美元(約合人民 幣94元),相當于美國聯邦法定最低工資的一倍有余,成為發達國家中最高的水平。這個大手筆實屬罕見,從傳統經濟學來看,企業面對這么高的人工成本,將不得不辭退員工,造成失業,若是把成本費用轉嫁到顧客身上,又會抑制消費,帶來蕭條,那么西雅圖作出這種看似腦袋發熱的舉措為的是啥?中國外貿企業該做什么樣的解讀?

 

  西雅圖在美國城市中的確是一個富裕開明的城市,高科技帶來了繁榮,網絡新貴年輕一代具有公益心和理想主義精神,而他們身邊有眾多在餐飲、超市等服務業靠最低工資為生的勞工,辛勤勞累的收入不足以養家糊口,經常要依賴政府發放的食物代金券來補助生活開銷,居住環境很差,年節假期之際,買不起玩具給孩子們。尤其自從2008 年金融危機以后,經濟復蘇緩慢,許多人的消費能力太差,在這一向以進步價值觀自豪的城市中激發了為時已久的同情之心,提高最低工資不但能緩解底層勞工的生存問題,而且會給經濟帶來活力。

 

  西雅圖大幅提升最低工資財富集中在少數人不能促進經濟增長,從2011 年“占領華爾街”起,逐漸形成一種共識,2009 年以來美國22% 的個人收入集中在1% 的人群手中,這些人囊括了95% 的收入增長。美國人的中產階級收入,除掉通脹造成的數字膨脹,實質上比20 世紀70 年代好不到哪里去,歸根結底,美國經濟增長的模式出了問題。

 

  這些年來,美國的大公司非常賺錢,高端管理層薪酬與業績和股價掛鉤,麥當勞的首席執行官去年的收入是9 百萬美元。沃爾瑪一年凈利潤是270 億美元,而收銀員和清潔工之類拿到的是最低工資,員工中依靠政府救助補貼生活的比例是所有大公司之首,等于變相由納稅人補貼沃爾瑪的高利潤。如果沃爾瑪凈收入減少到170 億,把100 億分給最低工資的員工,這些人每人年收入將增加1 萬元,就有錢消費,對經濟增長作出更大的貢獻。還有老總們專心一意提高短期盈利,不投入創新,等于殺雞取卵。企業希望顧客富裕,而員工貧窮, 這對整體經濟說來只會加劇貧富差別,美國經濟學家甚至把這種現象稱之為“沃爾瑪化”(Walmartization)。

 

  與沃爾瑪同屬超市行業,但是以量販式操作、總部在西雅圖的好市多(Costco) 目前的最低工資已經到達11.50 美元,然而公司并不因為人工成本高,而影響到盈利,反之,相對高的工資帶來的是員工的忠誠度,跳槽的人少,店內經理層來自內部提拔的占98%.高效率的運作,成為好榜樣。好市多以及西雅圖的其他服務業巨頭如星巴克、亞馬遜之類,均贊同提升最低工資。這個法案將在三年到七年內由大企業開始到小企業分批實施。

 

  華盛頓州9.32 美元的最低工資已經是全國最高,西雅圖市再提高60%,的確可能導致一些原來就艱苦經營的企業裁員或歇業,原來想開店的企業也許會觀望。美國加盟店協會認為這個法案歧視小加盟店的業主,已經把西雅圖市告上法庭。有些經濟學家預測,高工資會吸引周邊地區相對優質的勞動力進入城市,把原來低技能、最需要提升工資的人擠出勞動力市場,或搬到郊外沒有15 元最低工資的地區。除非美國全國提升最低工資,地方行為未來實施起來還面臨重重困難。美國聯邦政府所定的最低工資是7.25 美元,奧巴馬政府曾提出調高的法案,遭到國會內的共和黨阻撓,理由是沉重的人力成本會導致企業裁員或關門,估計將有50 萬人下崗。奧巴馬只能用行政命令把聯邦政府雇員的最低工資水平提到每小時10.10 美元。紐約和舊金山幾個比較富裕的大城市也在討論提高最低工資,西雅圖大膽的嘗試,成敗與否,將有全國借鑒意義。

 

  這些在太平洋彼岸發生的經濟和社會的變化,值得我們關注。首先,最低工資上漲,意味著美國消費者購買力增加,對中國出口貿易應該是利好,但是在工資成本大幅度上漲之后,企業勢必設法減少用工成本,加速以自動化來代替人工操作,如目前一些超市,甚至像宜家之類家居用品商家,已經部分實行顧客自己結賬,刷卡支付。這與制造業已經普遍應用的自動化結合,會加速新一輪的工業革 命。中國制造的成本的優勢與美國相比已經逐漸縮小,如美國企業生產力持續提高,加上能源供應充足,將更為加強生產成本的優勢。

 

  對于考慮走出去的中國企業,就算是全美國提高最低工資的進程緩慢,仍然勢不可擋,這種以選民力量來推動改善工資收入的思維,逐漸深入人心,可以說是里根和撒切爾自從1980 年以來提倡政府在經濟領域管得越少越好的模式走到了盡頭,堪稱是一個范式的轉變。

 

  西雅圖驚人之舉也許在后續反對勢力下做出一些妥協。大風起于青萍之末,昔日占領華爾街運動偃旗息鼓后,繼續發酵,重塑價值觀帶來的變化,不在一朝一夕。然而外部的大環境對中國的影響巨大,不可忽視。

 

  改革開放初期抓住了戰略的機遇期,出口企業創造了巨大的財富,中國躍升為世界最大的貿易國,然而在新舊的沖擊下,中國外貿要審視各種暗流,及早做好準備。

 

  對于計劃要走出去的企業,如何適應高效運作、重視底層員工福利的西方文化,將是新的考驗。以往管理學上利益最大化的方法,需要調整,所在地的東道主即使急于招商引資,也必須顧及到新思維和輿論,兩方都必須探索新合作模式。

 

來源:互聯網
熱門推薦
五个教练撕破娇妻丝袜
<optgroup id="wskuq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wskuq"><small id="wskuq"></small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wskuq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wskuq"><small id="wskuq"></small></optgroup>
<code id="wskuq"><xmp id="wskuq">